? 海贼之极道剑豪第四十三章 亲情能伪装吗?,海贼之极道剑豪第43章 亲情能伪装吗?_狗万钱没了_狗万体育 平台_狗万取款违法奇幻_笔趣阁_莫忘书 狗万钱没了_狗万体育 平台_狗万取款违法
笔趣阁_莫忘书 > 海贼之极道剑豪笔趣阁 > 第四十三章 亲情能伪装吗?

第四十三章 亲情能伪装吗?


  平静的海面上忽然波涛汹涌,一头巨大的海兽冲出大海,张大嘴巴,对着海上的一艘小帆船咬去。
  船上只有一个小女孩和老伯两人。
  见到这种情景,小女孩吓得脸色苍白,惊慌的躲在老伯身后,老伯张开双臂将其护在身后,咽了咽口水。
  “爷爷,我们要死了吗?”
  就在二人以为必死无疑之时,眼前突然闪耀着金色的光芒。
  “天隙流光!”
  这道金色的闪光瞬间将咆哮的海兽劈成两半,海兽惨叫一声便失去了动静,庞大的尸体漂浮在海面上。
  爷孙二人震惊的张大嘴巴,好一会才反应过来,自己得救了。
  “爷爷你看尸体上有人!”
  老伯仔细看去,果不其然,漂浮的尸体上还站着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年轻人,只见他缓缓将刀插进刀鞘,接着朝这边望过来。
  老伯控制帆船往年轻人的位置驶去,小女孩趴在栏杆上朝他不断挥手。
  “大哥哥,是你救了我和爷爷吗?”
  “举手之劳,我也有件事让你帮忙。”
  小女孩一愣,“大哥哥你这么厉害,我们能帮得上你什么吗?”
  年轻人面色一囧,笑道:“我叫佩雷德,在海里游了很长时间,迷失了方向,想麻烦你们把我带一个确定的地点。”
  “这样啊。”小女孩点了点头,“没问题,你快点上来。”
  佩雷德感谢一声,便一跃而上,看到正在掌舵的老伯,朝他鞠了一躬。
  “多亏了你啊年轻人,要不然我和孙女今天可就交代了。”老伯笑着感谢。
  佩雷德卸下腰间的刀,接着靠在栏杆上将衣服里的水给拧出来,小女孩见状也跑过来帮忙。
  “对了,你们准备将我送到哪?”佩雷德问道。
  “我们是住在风车村的村民,把你送到风车村可以吗?”
  佩雷德舒了口气,风车村和西摩志基村一样都属于哥亚王国,相距的路程再远也不会太远。
  “麻烦你们了。”
  ……
  风车村的环境非常优美,佩雷德刚一踏入这里,便被这纤尘不染的环境给吸引。
  拜别老伯和依依不舍的小女孩,佩雷德来到了一家酒吧的门前。
  推开门,发现酒吧里并不平静。
  里面有一群气息彪悍的人在喝酒,眼睛时不时往柜台里扎着头巾的漂亮女人看去,她是酒吧的老板娘。
  佩雷德的出现让这些人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  坐到柜台前,年轻的老板娘悄悄将头附在佩雷德的耳边。
  “小兄弟,他们都是海贼,今天下午等于是将这里包场了,你快走吧,要不然他们可能会来找你麻烦。”
  面对她的警告,佩雷德一笑置之。
  刚说完,就有两个海贼起身来到佩雷德的身后,一脸坏笑。
  “喂,把你腰上的刀取给我,你就可以滚了。”
  “可以,不过在这之前我想问一句,你们吃东西付钱吗?”佩雷德平静的道。
  海贼们好像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,捧腹没心没肺的笑着。
  “我没听错吧?这世界上还有吃饭给钱的海贼吗?我倒是没有见过。”
  “我也没见过。”
  佩雷德一下子成了笑柄,在这些海贼看来天真的有些可爱,老板娘见状赶紧悄悄催促他离开这里。
  “我见过。”
  话落,十几个海贼站起来将他团团围住,冷冷的盯着他。
  “各位大哥,看在这孩子还小的份上就放过他一次吧。”老板娘哀求道。
  海贼们互相对视,坏笑道:“看在玛琪诺你的份上当然可以,只是我们这些大男人有点寂寞,你得来陪我们喝喝酒。”
  话落,还没待玛琪诺回答,佩雷德突然拔刀朝这些海贼挥动了两下。
  一阵风吹过。
  顿时,海贼们的头发从头上脱离,飞在空中化为一截一截!十几个海贼瞬间变成了光头!
  海贼们摸了摸自己的光头,面面相觑,回过神吓得叫了起来。
  海贼的首领噗通一声跪在佩雷德面前,不断求饶着,其他人也赶紧跪了下来,他们并不笨,马上就知道自己遇上狠茬子了。
  玛琪诺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切,说实话,她连出手的动作都没看清楚。
  “我的确是见过吃饭给钱的海贼,你们难道没见过吗?”佩雷德喝了口水说道。
  “见过见过!”
  海贼们赶紧掏出钱包里的钱放在柜台上,发现佩雷德质疑的眼神后,干脆将钱包也放在上面。
  “快滚吧,以后不要再来了!”
  “是!保证不来了!”
  海贼们收拾好东西,一溜烟便跑没了影。
  玛琪诺吃惊的望着佩雷德,没想到他年纪轻轻就有这样的实力。
  望着柜台上的钱,她由衷感谢道:“谢谢你帮我挽回了这么多损失,这些家伙经常来,送走他们我就安心多了。”
  佩雷德摇了摇头,示意她把钱收好。
  “随便给我上点吃的就行。”
  “没问题。”玛琪诺回应。
  “对了……能给我来点啤酒吗?”
  玛琪诺上下打量着他,虽然佩雷德个头很大,但看上去年纪真的不大。
  “喝酒对身体可不好,你年纪还小就算了吧。”玛琪诺善意的提醒。
  “没关系,我的身体很强壮。”
  玛琪诺无奈的点头,随后端出几盘食物,以及一杯啤酒。
  佩雷德的吃相端正,就连喝啤酒的方式也不是大口大口的喝,玛琪诺很好奇他来自哪里。
  忽然,佩雷德吃着吃着竟然流下了泪水。
  “你怎么了?不会是我做的太难吃了吧?”玛琪诺捂着脸。
  佩雷德注意到自己的失态,赶紧擦干泪水摇了摇头。
  “我只是想起了我的师傅。”
  “他怎么了?”
  沉默了一会,佩雷德喝了口啤酒缓缓开口:“我一直能感觉到老师生活在煎熬之中,但我却无能为力,他为了保护我,甚至夜里都不睡觉。”
  “可是……突然冒出来的家伙告诉我,千万不能再回到他的身边。”
  玛琪诺一惊,气的拍桌子。
  “为什么啊?你的老师对你这么好,你可千万不要相信那个家伙。”
  佩雷德嘲弄的笑了笑。
  “我怀疑了,我在大海中游着,那家伙的话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,以至于我迷失了方向,找不到回去的道路。”
  玛琪诺静静的看着他,好像明白了什么。
  “你明白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家伙不会无缘无故这么说,以至于你怀疑自己的老师对待自己的那些好,是不是真的,同时你对自己进行道德上的谴责,因为你觉得辜负了老师的苦心。”
  佩雷德痛苦的闭上双眼,他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相信耕四郎,可脑海里总是有“万一”这两个字挥之不去。
  “我相信你的老师!”玛琪诺忽然说道。
  佩雷德惊愕的望着她,不明白她为什么。
bet366打不开  “我相信亲情是伪装不了的,你刚才流泪了吧?你肯定能感受的到!那个人说的话或许有他的看法,但你一定不能怀疑你和你老师之间这么长时间建立的亲情,否则受伤的是你们两个人!”
  佩雷德握了握拳头,是啊,亲情怎么能伪装呢?耕四郎对自己的好,是无私的,不求回报的,他能感受得到。
  就在这时,佩雷德心中一凛,他没想到格雷森竟然能追到风车村来。
  “谢谢你,我必须要走了。”
  佩雷德将钱放在柜台上,朝她鞠了一躬,接着迅速离开了这里。